探索“广州服务+佛山制造”新路子

来源:南方日报 时间:2017-08-09 10:13

  南方日报记者袁纪琦 王芃琹报道:佛山,或许是个“另类”的城市。

  上世纪90年代的硅谷神话,掀起了全球经济风潮从工业到服务业的大转变。潮涌之下,服务业也逐步成为中国“明星城市”的“明星产业”。

  放眼全国,南京、杭州、成都、青岛等一众城市2016年第三产业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均超过50%。而与这些城市地区生产总值总量差距并不大的佛山,第三产业占比为39.1%。

  虽然经济结构“三二一”被普遍认为是经济发达的标志,但以第二产业为主的佛山,其经济表现与上述其他城市相比并不逊色——2016年的地区生产总值接近9000亿元,2017年上半年增速为8.5%。

  相比其他发达城市第三产业比重纷纷“过五”,尚未“破四”的佛山第三产业如何突围?依托“广佛超级城市”这一独特的区位优势,佛山能否走出有自身特色的产业升级之路?

  1三产竞速 发达城市的经济“发动机”

  纵览当今世界主要发达国家,服务业对其经济总量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均超过了50%。

  在市场力量与产业升级动力的作用下,中国许多城市的经济结构已与全球领先城市趋同,服务业逐步成为经济发达城市的主导产业,堪称城市发展的“发动机”。

  “北上广深”等超级城市自不待言,其他经济发达城市的服务业比重近年来也在稳步上升,已经或即将占据当地经济总量的“半壁江山”。

  武汉、成都、杭州、南京、青岛、无锡的三产占比均已超过50%,长沙也已接近。其中,杭州服务业占比已高于60%的发达经济体标准线。杭州湾畔,信息经济御风而来,舞得风生水起,绝非虚言。

  服务业地位重要,不仅体现在三大产业比重上,更体现在经济增长贡献上。2016年,这七座城市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均超过50%,其中,杭州与青岛这一数值甚至高达80%。而在同期,佛山为45%。

  发展服务业,是政府的选择,也是市场的选择。

  7月4日,佛山南海迎来世界500强企业项目——甲骨文(佛山)技术人才创新创业基地。专注于企业软件管理的甲骨文公司,与南海区大力发展服务外包产业的愿望结合到了一起。

  7月27日,蔚蓝的胶州湾旁,互联网娱乐人才服务商美空与青岛“牵手”,决定将总部迁至青岛高新区。在青岛的城市定位中,“国家重要的区域服务中心”赫然在列。

  来自南方报业佛山云智库的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上半年,武汉、成都、杭州、南京、青岛、长沙、无锡、佛山八座城市的服务类企业数量已可与制造业企业数量相伯仲。

  其中,在成都、南京与长沙,代表着高端服务业的科学研究类企业数量,甚至高出制造业企业数量30%—50%,成为不可忽视的市场新力量。

  2“另类”佛山 低三产比重下的佛山路径

  单看数据,其他发达城市第三产业比重纷纷“超五望六”,佛山尚未“破四”。但这并不意味着佛山增长乏力。在某种意义上,佛山凭借“广佛同城”的优势,可能走出一条在相对较低三产比重下的城市发展之路。

  产业空间分布有其自身的规律——城市能级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城市空间的价值及其产业发展路径。

  在上述八座城市中,除无锡、佛山外,其余城市均为省会城市或区域经济中心。由于更为依赖规模效益,服务业尤其是高端现代服务业在空间分布上,更趋向于集聚在区域的中心城市或城市的中心区域。

  2017年6月,谷歌、亚马逊、Wish、Paytm Mall四大跨境电商巨头落户杭州。签约仪式上,Paytm Mall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Vijay毫不掩饰他对杭州的信心,表示将考虑继在印度、加拿大之后,在杭州设立该公司第三个企业研发中心。

  这可作为城市能级影响产业吸引力的明证。

  作为区域经济中心的杭州、南京、武汉等城市,拥有发展服务业的最基本优势。

  而佛山作为一个地级市,距离区域经济中心——广州,如此之近。

  从过去“踩着单车”来的“星期六工程师”,到现在“坐着地铁来”的新兴人才,开通5年涌动了2.7亿人次的广佛地铁,每天都在述说着“广佛同城”的真实故事。

  放眼国内其他地级市,鲜有如佛山这般距离区域“心脏”如此之近,从而广州服务可以轻松跨越行政边界,直抵佛山最中心。

  中共广东省委党校教授陈鸿宇认为,正是由于广佛两地空间距离较近,广州对服务业的强大吸引力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佛山服务业的发展。因此,佛山服务业增速自然低于同量级城市。

  除了“广佛同城”的区位因素,佛山还有另一特殊之处。

  南方报业佛山云智库分析了2016年八座城市的中心城区服务业集聚度(中心城区服务业增加值占全市比重)的情况。

  数据显示,2015年佛山中心城区的这一数值约为37%,武汉、成都、南京、长沙已超50%。

  在组成上述八大城市中心城区的36个行政区中,服务业占比超过80%的有15个,杭州的下城区、南京的玄武区这一比例高达94%,而佛山禅城为54%。

  在产城融合发展中,产品制造环节向城市外围扩散的同时,以金融、租赁、科研等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会逐步向城市中心聚集。

  起步于乡镇经济的佛山在工业化的推动下,形成了多中心城市格局。华南城市研究会副会长孙不熟说,由于缺乏强有力的中心区域,佛山难以发挥城市集聚效应以推动服务业发展。

  不过,陈鸿宇与孙不熟不约而同地提出,城市发展路径并没有一个标准模式。作为地级市,佛山以较低的服务业发展水平,仍能获得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全国第11名的好成绩,这或许更值得研究和关注。

  3同城猜想 “广州服务”+“佛山制造”

  聚焦佛山,近年来这座制造业大市正频频发力第三产业。

  7月31日,禅城区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今年佛山陶瓷设计艺术周将以“创意·设计”为突破点,力求促进创意设计与建陶产业等优势产业充分对接。

  更早前,南海区桂城街道赴香港进行推介,正式发布“香港城”建设蓝图。“香港城”将形成250万平方米建筑量、300家以上创新型高端服务业企业的产业集群,对接香港生产性服务资源,辐射佛山高技术制造业。

  如何集聚创新资源、推动第三产业发展,已成为佛山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课题。

  陈鸿宇认为,随着国内城市化的推进,城市产业结构从工业化时期的“二三一”走向后工业化时期的“三二一”是必然趋势,佛山也不外如是。

  今年上半年佛山地区生产总值4200.11亿元,增长8.5%,其中第三产业增加值1643.62亿元,增幅达9.7%。

  一方面,佛山本土的第三产业正在发展壮大;另一方面,广佛联手打造“超级城市”,为“广州服务+佛山制造”的产业合作模式构建了更为广阔的想象空间。

  目前广州第三产业占GDP比重超过60%,佛山则是第二产业占比约60%,两地产业结构有着很强的互补性。

  在刚刚结束的“广州佛山互联互通发挥枢纽服务功能”对接交流会上,两地描绘出一幅产业合作的宏伟蓝图。

  广州方面表示,“佛山工业发展必须依赖广州海、陆、空三大港以及现代服务业。‘广佛同城’不是空话,广州空港、海港、会展物流同样会为佛山工业服务。”

  佛山方面认为,佛山要进一步加强广州现代服务业和佛山先进制造业的协作,“特别是深化汽车制造、智能装备、电子信息等高端高质高新技术产业的合作,打造世界级产业集群。”

  陈鸿宇认为,在讨论佛山产业结构时,必须超越行政边界,将广佛两地密切的产业分工合作纳入考量。“经过几十年发展,佛山的实体经济和广州的服务经济已经连为一体,正是依托广州的大型港口、铁路、高速公路等基础配套,以及广州的生产性、生活性服务业,佛山得以集中更多资源发展制造业,实体经济才能蓬勃发展。”

  在陈鸿宇看来,广佛两地也都面临生产空间不足的问题。“随着城市空间的饱和,广州的部分服务业将外溢至佛山。如今佛山的制造业也正向肇庆、清远等地扩散。这将推动佛山产业结构向‘三二一’转变。佛山西站、顺德大学城卫星城就是印证。”

  孙不熟也有类似观点:“广佛同城的深化,使得佛山可以更好地承接广州外溢的服务企业与人才。此外,任何产业都趋向于低成本洼地,加之拥有强大的制造业集群,佛山也将吸引生产性服务业不断聚集。”

  ■关键词

  金融服务 一场以金融为主题的城市角力

  企业以融资租赁方式购置机器人,一年最高可获得150万元补助。8月2日,佛山在推动机器人应用暨智能化技术改造现场会透露,拟首次出台政策扶持以融资租赁方式购置机器人。

  “这一政策的出台,将有效降低企业进行自动化改造的成本,降低购置设备对企业流动资金带来的影响,比传统融资方式更为便捷。”佛山市金属材料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朱绍群说。

  近日,立足珠江西岸,佛山正式提出打造珠江西岸创业投资中心及珠江西岸融资租赁区域中心“两中心”。

  根据相关工作方案,佛山力争到2020年,全市备案创业投资机构突破60家,管理资本超过250亿元,支持科技型企业数量500家以上。

  产业革命始于科技,成于金融。为了让金融创新更好地服务产业发展,包括佛山在内的多个城市正着力打造各类金融中心。一场以金融为主题的城市角力正精彩上演。

  在杭州,根据《杭州市金融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该市要建设成为以互联网金融创新和财富(资产)管理为特色的全国一流新金融中心和区域金融中心。届时,该市金融业增加值将突破1600亿元,新兴金融业增加值占全部金融业增加值比重上升到30%以上。

  在成都,当地正开启西部金融中心建设新征程。该中心定位为服务川、黔、滇、藏等西部12个省(市)区,辐射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及华中地区主要城市圈,将着力优化提升“资本市场、财富管理、创投融资、金融结算、新型金融”五大核心功能。

  成都明确提出,至2022年,全市金融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12%以上,全面建成立足四川、服务西部、辐射全国、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西部金融中心。

  距成都千里之外,湖南长沙同样朝着区域金融中心迈进。今年初,《湖南省“十三五”金融业发展规划》提出,从2016至2020年,要将长沙市打造成为区域性金融中心。7月,位于长沙岳麓区的湘江基金小镇正式授牌。根据规划,湘江基金小镇首期将引进、培育100家以上各类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及相关财富管理中介机构等,实际管理资产规模超过2000亿元。

  发力金融中心建设,青岛起步更早。2013年8月,山东省政府发布《关于加快全省金融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将青岛市建设成为国内领先、面向国际的新兴财富管理中心。2014年2月,青岛财富管理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正式获国家批复,成为我国以财富管理为主题的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

(责任编辑:曾蔚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