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海口村:往事并不如烟

来源:佛山新闻网-佛山日报 时间:2017-04-21 14:36

       1

    海口村四面环水,村中水乡美景吸引人。

    2

    海口村村民已经搬迁至海口新村开始新生活。

    3

    老海口村内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生气。

    4

    高明海口塔。 

    5

    海口小学是村中标志性建筑之一。 

    6

    海口村一角。 

    7

    海口村一角。

  佛山新闻网讯 轰隆隆的船笛声,划过平静而辽阔的西江水面,地处西江高明段和沧江河的交汇之处,有一条古老的村庄,这条村庄名为海口村,这里曾是高明富饶之地,亦在抗日时期留下一段悲怆故事。然而,随着一场全村集体搬迁,曾经的海口留下了无生气的老建筑,叫人追忆与思念。  

  开村200余年多姓杂居

  汽车沿着高明大桥桥脚的泥泞小道行驶,颠颠簸簸的坑洼路途,抵不住海口村村长关永权等三人的兴奋。在他们的指引下,走过一片高于人头的萋萋野草,再行进数百米,错落的红砖老房排成一行,偶尔只有一两个挑着扁担的农夫经过,这里便是海口村老村。

  早在清嘉靖年间(1796-1820年),关姓先祖从南海区九江迁徙到鹤山古劳县,后来又见此地土地肥沃就落籍在海口村。后来,李、区、何等氏族从南海太平沙而来,陈氏家族亦从肇庆高要搬迁至此,久而久之,形成了多姓杂居的聚落。

  “一开始,这里都不叫村,是多个姓氏的人在这里用象草搭棚居住,日子甚是艰苦。”关永权说,不过,由于接壤西江与沧江,这里土地异常肥沃。开村之始,村民们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或种植庄稼,或出海捕鱼,日子过得十分和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海口大萝卜与大番薯更是畅销高明。

  再前行几步,就是以前的海口小学,随着时间的流逝,这里已经破败不堪。“推开前门就是沧江河,下课20分钟我们就把衣服脱个精光,跳到水里抓鱼捕虾游泳,好不快活。”权叔说,尽管这里已经荒废,却沉淀了村人的共同记忆。

  由于地处江岸之滨,又地处低洼,对海口村来说,水是福音,亦是梦魇。每年夏至,大雨瓢泼河水泛滥,海口村民房舍几近损毁,他们辛苦耕作的成果也毁于一旦。“老人们还总结出,如果五更天特别冷,傍晚西北边出现火烧云,那么,洪水不出一个星期就将到来。”在关永权看来,习以为常的洪涝灾害,已经让海口村人学会及时应变。

   “乙卯水灾”催生海口古塔

  在权叔等人的引领下,拨开重重象草,终于来到伫立在江边的海口塔下,这座屹立于海口村尽头的海口塔,像极了一位沧桑的老者,眺望着江的对岸,记录着历史沧桑。

  这座建于1932年的平面三角形实心塔,像一把利剑直插云天,塔高12.5米,灰褐色的水泥建筑上,“高明海口”四个大字赫然其上。由于年代久远又疏于打理,塔周围长满了比人高的野草,很难让人想象,这里曾经发生过一件悲怆的故事。

  1915年,高要、高明十三围全部崩溃,滔滔的江水漫过海口村,亦汹涌地淹没近半个高明县,当时整个高明民不聊生,农民苦不堪言,这场空前的灾害史称“乙卯水灾”。时任民初广东省参议会副会长的明城园岗村人罗晓枫,和旅港商人罗信卿奔走呼告,发动募捐,很快就筹募到了一批救济物资。随即,这些善者雇用了十余艘船艇将货物运往高明灾区。只是,天不遂人愿,由于接壤西江的沧江河河道狭窄,加上船员对江河不熟,这批救济物资运至高要县金利方才发现偏了航。

  深知江河导航重要性的罗晓枫闻讯后十分痛心,发动高明人,在沙咀上建造三角航碑,塔面上清晰刻下“高明海口”四个大字。“直至1938年,日军相继占领广州后,顺德、南海、三水等地相继沦陷,日军把魔抓伸向了高明。”村民关新华告诉记者,1939年,日军轰炸海口村,同年10月,抗日自卫队与日军在海口村前激战,成功击退敌人,使得日军被迫撤回九江。

  历经日军轰炸的高明海口碑塔弹痕斑斑。据村民回忆,当时,有大胆的村民,拿起工具,把“高明海口”四个字抹去,避免日寇以此为坐标进入高明境内。如今,尽管历经岁月沧桑的海口塔,再度重新修葺,它所承载的历史沧桑,记录下了这些抹不去的悲怆故事。

  住上新村乡愁难忘

  1981年12月,经国务院发文批准高明恢复建制。不久新县城在高明县东部的西江河畔上破土动工。7年后,海口村被征为新县城的建设用地,规划为工业、运输用地。海口村村民们亦集体搬迁至荷城中心城区泰和路,村民们个个住上商品房,成了“海口新村”。

  然而,尽管商品房居住条件优越,一些老村民仍然天天往老村跑,或是养猪、或是耕作、或是闲来钓鱼,话家常。“我们希望有一天,能够把海口村再一次重新规划建设好。”关海权说,不少村人仍难以割舍这片土地,这里是祖祖辈辈流传至今的故里,是属于海口村人的根,希望假以时日,能够充分利用好,除建设用地以外的土地,让这里不再属于空心村,而是,有人、有故事、有生气的海口村。

  文/图 佛山日报记者何惠健 

(责任编辑:王梦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