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为桥名字背后是一场“血防战”

来源:佛山日报 时间:2017-09-29 10:11
  佛山新闻网讯 佛山日报见习记者陈国飞报道:南山镇六和村有新娘桥、跌马桥、化为桥三座桥,每座桥各有一段故事。此前,本报对三座桥故事的报道出街后,引发市民热议。近日,两位热心读者来信讲述化为桥命名故事的背后,有一段值得纪念的消灭血吸虫病的历史,及为之奋斗多年的众多血防专家。
  “化为桥”背后是送瘟神故事
  化为桥的命名是1968年当时的医生许国煌、黄士龙、林国生之所为。
  许国煌来信介绍,当时,六和为消灭血吸虫病,开发草塘,从花古塱到大埗塘挖了主排渠建了大埗塘水闸。为解决主排渠两端群众交通出行,后来建了多座桥梁。而位于大埗塘中央的化为桥,主要是为方便群众耕作和农机的来往,并非公路桥,也非六和地区的第一座钢筋水泥桥。
  黄士龙回忆,桥由和生大队上寨生产队建筑队所建。1968年1月18日,桥将建成,住在大埗塘边血防站的黄士龙,晚饭后约了许国煌、林国生去看该桥,想为它立个桥名。其时三人在血防站工作,很快就联想起毛主席《送瘟神》 诗词中“青山着意化为桥”的诗句,将桥命名为“化为桥”。许国煌仿毛主席的笔迹,放大写了“化为桥”三字,并用厚纸皮贴上,剪出字样。第二天,他们将纸皮字样固定在桥壁上,用水泥砂浆抹上,然后拆去纸皮字样,再涂上红色磁油,完成“化为桥”桥名。
  化为桥命名的背后是一场血防战,黄士龙与许国煌也是其中的血防战士,他们还特别提到一个人——为六和消灭血吸虫立下汗马功劳的中山医学院教授、寄生虫学家陈心陶。“陈伯对三水乃至我省发现和消灭血吸虫病作出了卓越贡献,多次受到毛主席接见。”许国煌介绍。
  1990年12月,为缅怀陈心陶的功绩,三水县政府、六和镇政府、中山医学院决定在大埗塘的山岗上建立“陈心陶纪念碑”。
  “我们以陈伯所著《医学寄生虫学》 为模型,建了一座书型纪念碑。”黄士龙回忆说。“他和三水县人民共同奋战,为消灭血吸虫病作出了卓越贡献”这是碑上刻着的一段话。如今,位于大埗塘村九龙岗99级石梯之上的陈心陶纪念碑已成为佛山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及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新娘桥”早在新娘过桥前就有?
  新娘桥位于六和花古塱草塘南、凤山之西一条浅浅的沟渠上。自2009年起,三座桥的故事被《广州日报》、《佛山日报》等先后挖掘及报道。见诸报端的说法比较统一,与《三水县志》上的说法也类似:花古塱彼时无桥,一位新娘按当地习俗第三朝回娘家时,涉水过河时不幸被淹死了。村民集资兴建此桥,并取名“新娘桥”,以缅怀去世的新娘。
  曾在六和生活工作20多年的原三水卫生局退休干部黄士龙根据多年的听闻,提供了另一种说法。黄士龙介绍,历史上石溪牛角窝侧有观音庙,而六二凤山有凤山庙,庙旁有夹在石缝中的“石仙桃”。由于花古塱终年积水,满布“钉螺”,血吸虫病流行,致使难有生育,当地就有婚嫁都要参拜观音庙和凤山庙求婚后生子的习俗。一位结婚的新娘见夫君“面黄肌瘦,肚子大”,经此桥时轻生而得名。
  “跌马桥”或与狄青有关?
  相传100多年前,当地有一个贪官骑马经过今铁孖桥村时,被村民引往那条年久失修的木桥。过木桥时把桥压塌,贪官就连人带马跌落桥下深溪淹死了,故取名跌马桥。
  另一种流传的说法是,跌马桥与狄青有关而非贪官或恶霸。传闻当年狄青率部南下,路过该桥时桥塌而得名。黄士龙认为,相信这一说法是因为在噉咀河边有狄青庙,是当年狄青在噉咀渡漫水河跌落兵器——戈的地方; 在六二黄屋后面“马蹄山”的石山下建有马栏圈养马匹; 大旺农场还有个将军岗,种种迹象将狄青与跌马桥联系在一起。
  三水文史专家植伟森表示,历史故事往往有着不同故事版本流传,由于各种原因,很多说法也比较难考证。新娘桥与跌马桥的故事,三水现存的文字资料一般比较倾向于此前见诸报端的说法,其他各种故事版本也是不同视角、不同认知的一种体现,很难说有“标准答案”。

(责任编辑:苏结华)